重磅!四川三星堆、江西吴城两地青铜器原料同一矿产!

浔城茶座 浔城茶座 306 人阅读 | 0 人回复 | 2021-03-29 15:06

  近日,四川三星堆遗址考古勘探发掘的数十件造型奇特精美的青铜器宝物,揭开了古蜀文明的浪漫面纱,它与江西樟树吴城遗址一样,也是三千多年前诸侯国(部落)的都城。

  记者了解到,科学考古实验发现,相隔1500多公里的三星堆、吴城两地,先秦古人在炼铸青铜器时竟然采用的是产自同一地的金属原料。而江西瑞昌铜山铜岭铜矿,很可能是当时商王室的“御用”铜矿。


1.png

三星堆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

  四川“三星堆”、江西“吴城”

  都曾是商代诸侯国国都


  四川三星堆考古发掘工作自上世纪五十年代正式开展以来,其出土的青铜器、玉器乃至金器价值连城。而其中留下的种种疑问和引发的各种猜测,无疑为三星堆文化披上了层层神秘面纱。

  例如,三星堆文化文明的来龙去脉?它为什么被埋没地下数千年?“三星堆人”去哪儿了?甚至还有网友提出了“外星人”论,认为其出土的造型诡异的青铜面具等文物,很符合人们对于外星人外形的想象,三星堆文化则很可能是远古时期外星人的遗存。

2.png

商·提梁方腹青铜卣 。(江西省博物馆馆藏)

  针对这一热搜话题,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领队雷雨也曾明确回应:“三星堆绝对不是什么外星文明,它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些造型奇特的金杖、青铜神树、金面罩等,只占据了三星堆出土文物的一小部分,大量的器物,比如和青铜神树同时出土的青铜尊,都极具中国特色,与中原地区出土的同类器物几乎一样。

3.png

  “不论是‘三星堆人’还是‘吴城人’,实际上都是先秦古人在当地留下的活动遗迹。他们与当时的中原文化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当时长江流域地域文化的典型代表。”吴城文化研究学者彭印?介绍,20世纪70年代初,考古人员在江西樟树发现吴城遗址,此后在距离吴城约20公里处发现大洋洲青铜器。经过考古研究,证明大洋洲器物群包含了中原商文化、西北先周文化以及江南土著文化、良渚文化等多种文化因素。

4.png

商·青铜双面神人头像。(江西省博物馆馆藏)

  彭印?推测,吴城遗址其时间最早可追溯至商代早期(公元前1600年),结束时间或在西周时期(公元前1046年),距今至少3600余年,是当时方国(古代诸侯部落、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专家对三星堆遗址的最新考古研究结果同样表明,三星堆4号坑年代最有可能是在公元前1199年至公元前1017年,也就是距今约3200年至3000年,年代区间属于商代晚期。

  简单说来,就是“三星堆人”“吴城人”都在自己的诸侯国或部落的“国都”繁衍生活了上千年,并非是人们揣测的“突然降临”。只不过由于遗址发掘所限,人们还尚未对他们消亡湮灭的具体原因成功解码。并不存在所谓的“外来说”,遑论“外星人说”。

5.png

商·立鹿四足青铜甗。(江西省博物馆馆藏)

  三星堆、吴城两地青铜器

  原料是同一矿产


  据统计,作为当时商周时期诸侯国(部落)都城的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出精美青铜器500余件,意味着当时青铜器冶炼技术不逊于中原。江西吴城遗址考古发掘出的480件青铜器同样也是配方独特、工艺精湛,造型奇巧、纹饰瑰丽。

  “吴城先民在商代早期就发现、开采了赣北瑞昌铜岭的铜矿,并铸造出了足以与中原商王朝的同类产品媲美的青铜器。”彭印?认为,吴城文化高度发达的青铜冶铸业的出现,足以说明当时赣鄱地区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已经比较高,它是吴城先民的伟大创造,是“吴城人”对中华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

  四川三星堆、江西吴城遗址出土的大量精美青铜器,既然都代表着当地先秦古人的先进冶炼水平,那么两地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当初,居住在长江上游的三星堆人与居住在长江中游的吴城人是否曾经“走动”“串门”?

  2012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考古实验室对三星堆与金沙遗址、汉中城洋、吴城遗址出土铜器的合金成分作比较分析后发现,在上述所有商代遗址中,只有三星堆和吴城出土的青铜器测试数据显示,它们都含有同一种“高放射成因铅”的特殊铅,又叫异常铅。即相隔千里的三星堆、吴城两地,其先秦古人在炼铸青铜器时集中使用了同一种金属原料。

6.png

商·兽面纹青铜温鼎。(江西省博物馆馆藏)

  “这种特殊铅金属原料的出产地一直是供应商代青铜生产主要金属原料产地之一。”根据同位素测试结果,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考古实验室主任金正耀在《中国铅同位素考古》撰文称,四川三星堆和江西吴城两处遗址所出的铜器都属于特殊铅器物,都使用了同一来源的金属原料。换句话说,三星堆、吴城冶炼青铜器时采用的矿产原料,是一个地方产出的。

  究竟这处金属矿山与四川三星堆和江西吴城两个遗址中的哪一个更为接近,也就是它究竟位于西南地区,还是位于江西境内?目前,考古科学家正在试图通过进一步分析得出结论。

  瑞昌铜山铜岭铜矿

  可能是商王室“御用”铜矿


  科学研究表明,四川三星堆、江西吴城遗址出土的青铜器金属原料是同一产地。而位于江西瑞昌铜岭的商周铜矿矿冶遗址作为考古所见商代唯一一处采铜遗址,既可能曾向四川三星堆输送炼铜矿石,也很可能是远在中原商王朝王室的“御用”铜矿。

7.png

▲商·伏鸟双尾青铜虎。(江西省博物馆馆藏)



  “吴城先民在商代早期就发现、开采了赣北瑞昌铜岭的铜矿,并铸造出了精美的青铜器。”彭印?解释说,尽管目前尚未对四川三星堆、江西吴城两处遗址的关联性作更细研究。但考科学家通过同位素测试研究,发现出土于河南安阳,即商朝晚期都城遗址殷墟中的青铜器,有一部分可能是用位于江西瑞昌铜岭的铜矿石铸成的。

  “瑞昌铜山铜岭铜矿是目前已知商代被开采的唯一一处古铜矿,在当时一定引起商王室的重视。”彭印?认为,商王为了获得确保“祀与戎”两件国家大事所必需的铜,可能派人与吴城首领接触,而商王室所需要的战略资源铜,可能主要是从吴城获得。

  推论:

  三星堆、吴城同属于一种巫觋文化


  巫术是企图借助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对某些人、事物施加影响或给予控制的方术。“降神仪式”和“咒语”构成巫术的主要内容。其极富神话色彩与超自然力量。而在三星堆遗址发现的青铜纵目面具、吴城遗址发现的双面神人青铜面具,既与商代大兴巫术的风气有关,也包含了浓郁的本土特色。

8.png

  “在原始人心目中,面具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化妆术,它是一种把人的灵魂送到另一个世界中去的运载工具……戴上这些面具,不仅改变了行傩者的面孔,还意味着神灵附体,改变了他普通人的身份,因而有了驱除鬼魅的神通。”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商周文化专家张辛认为,三星堆、吴城作为一种地方性文化,其遗址发现的面具、铜人像都不是青铜礼器,而是一种属于巫文化的“巫术法器”,鉴于三星堆遗址、吴城遗址的附近地区都有十分丰富的傩文化(假面跳神),由此以可大胆推论:三星堆、吴城同属于一种巫觋文化性质的遗存。

(来源:江南都市报)
九派浔阳郡,分明似画图鹤问湖畔欢迎各位童鞋的加入!
如果您有任何爆料、问题或企业活动合作,请私信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